高超声速武器优势何在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战争史表明,速度是衡量武器装备性能的一项关键指标,也是撬动胜利之门的重要支点。

   高超声速武器集超高速、高毁伤、高突防能力等于一身,已成为大国之间空天军事竞争的又一战略制高点,具备改变“战争游戏规则”的潜力。

   近些年,世界各军事大国争相研制高超声速武器。

   美国对其资源投入强度达到了近20年来之最,美国防部高官曾公开表示:“高超声速和反高超声速武器是美国国防部技术现代化最高优先事项之一。 ”俄罗斯暗自发力,不动声色地亮出了“先锋”“锆石”“匕首”陆海空三型高超声速武器。

   除此之外,法国、澳大利亚、印度等国也相继加紧布局。 在世界已经迈入智能化时代门槛的今天,高超声速武器优势何在呢?速度优势实现“以快制慢”。 高超声速武器最引人注目的优势就是“快”,其大于5马赫的机动速度,可以极大地改变时空关系,真正把战争带入“秒杀”时代。

   俄罗斯空射型高超声速导弹“匕首”最大飞行速度约10马赫,射程达2000千米,其速度大大缩短了对方陆基和机载传感器进行探测和跟踪、反应时间。

   有研究表明,当飞行速度达到5马赫以上时,仅依靠速度就能达到97%以上的突防概率,可以有效洞穿现有各种作战防御体系。

   “快”的价值还不止于此,它还使机动要素与信息要素以及决策要素更加耦合,推动OODA杀伤链循环全程加速,把信息和决策优势效能充分释放,从而形成“以快制慢”的降维打击效果。

   机理优势实现“指数毁伤”。

   传统弹药毁伤通常以化学能转化释放方式为主,实战中毁伤能力受到运载工具等多种因素制约,对坚固或地下目标很难毁伤。

   物理学动能定理告诉我们,一个物体的动能与质量成正比,与速度的平方也成正比。 当飞行器或者导弹达到高超声速,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武器的动能将成指数级倍增,从而极大提高战斗部的毁伤效能。

   有研究表明,一枚千克的高超声速导弹动能战斗部撞击动能就足以使一座桥梁坍塌。

   如果携带侵彻弹头,高超声速武器对钢筋混凝土的侵彻深度可达十几米,能够打击深埋于地下的指挥中心等坚固目标。 显然,这种超高速动能毁伤效能充分释放,能够形成“指数级毁伤”的打击效果。 敏捷优势实现“因敌生变”。

   高超声速飞行器载荷多,能够承担多元任务,至少可担负全球范围的远程快速精确打击以及战略战术侦察与投送。

   同时,高超声速武器拥有的优异作战能力在“快”的基础上还能“变”,即改变机动轨道,这种“因敌生变”的能力赋予了高超声速武器极强的作战敏捷性。 既能“突”,通过改变机动轨道,制造不确定性,使敌无从防御,轻松突防;又能“打”,兼具了对固定目标和时敏目标的广谱打击能力,从而把弹道导弹的“快”与巡航导弹的“变”完美结合起来,使之成为继核武器后最具威力的大杀器。 运用优势实现“可慑可打”。

   以高超声速武器为核心的空天突袭武器,具有先发制人的战略优势,将极有可能构成新的战略威慑能力。

   宏观上将影响战略力量对比,进而影响其战略意图和决心;微观上将影响作战对手的力量布局,导致作战力量部署的被迫调整。 而且作为常规快速打击系统,其拥有更强的作战效果和更大的毁伤力,由于不像核武器会导致巨大的附带杀伤,不用背负太多的舆论和道德压力,还可避免核武使用的政治风险和高门槛。 这造就了高超声速武器既具有极强的威慑性,又拥有极大的可用性,使其拥有了丰富的战略运用功能。

   成本优势实现“非对称制衡”。 成本优势既体现在高性价比上,也体现在对作战对手的非对称抵消上。

   高超声速武器作为一型高新技术武器,从预研到成体系构建虽然耗资不菲,但相对于复杂的导弹防御系统的研制和构建,其成本仅为九牛一毛。 高超声速武器颠覆性的作战能力将当前导弹防御系统置于毫无用武之地,实际上就是宣告了用来研制建造防空反导系统的资金投入打了“水漂”,加之为有效应对高超声速武器又不得不投入巨资研发新的防御系统,这种非对称抵消,使高超声速武器拥有了巨大的成本优势。 也正因如此,俄罗斯将高超声速武器作为非对称制衡美国的撒手锏,加速列装和部署,以期形成对美多型导弹防御系统的非对称抵消。 (柴山)。

( 发布日期:2021-02-04 21:32 )